曾道人精选六肖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文版 >> 業務研究 >> 專業論文
外貿質量索賠案件中貨物同一性問題的舉證責任研究
作者:北京大成(寧波)律師事務所 徐立華 畢秀娟   日期:2017-10-13    閱讀:5,756次

  在當前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各國運用價格手段搶占市場。貨物質量降低,而進口國國內貿易壁壘不斷提高,對進口產品的質量提出更高要求。因此,跨國貿易糾紛愈演愈烈。

  外貿質量糾紛案件中,在遭遇外商貨物質量問題時通常會要求工廠承擔違約責任,而工廠常以貨物同一性問題進行抗辯。多數法院將貨物同一性問題的舉證責任完全歸于外貿公司,而日前最高人民法院的判決確立了由外貿公司和工廠共同承擔舉證責任的原則。本文結合實際案例,具體分析貨物同一性案件中雙方如何舉證以及外貿公司如何進行風險防范的問題。


  外貿質量索賠糾紛案件案情簡介

  國內外貿公司在外貿質量糾紛案件中往往處于被動地位。由于國際貨物買賣合同的特殊貿易形式,外商一般會選擇先支付部分款項,待收貨驗收合格后,再支付剩余貨款。在此種貿易形式下,一旦發生貿易糾紛,外貿公司為保證后續貨款支付的及時性和訂單的連續性,最終會選擇遷就、讓步于外商。外商因產品質量問題提出退貨時會扣留部分貨款,而外貿公司要求工廠退貨并承擔責任時,工廠卻常以“所退之物非交付之物”抗辯撇責,終使外貿公司處于兩難境地。

  筆者近期辦理了一起外貿質量糾紛案件,外貿公司向國內工廠訂購裝修使用的鋁合金型材,并提供圖紙、支付模具費,要求國內工廠代為開具模具,并根據模具生產鋁合金型材,向外貿公司供貨。外商收到貨物后,反映貨物存在嚴重質量問題并退回不合格部分。貨物退回后,外貿公司多次要求國內工廠驗貨,而工廠拒絕配合。外貿公司因貨款被外商扣減造成了巨大損失,起訴國內工廠賠償。案中,我方向法院提交了大量證據,而國內工廠主張退回貨物非其生產,認為其生產的貨物不存在質量問題,但未提供任何證據。

  法院認為舉證責任在我方,認為在對方否認貨物同一性的情況下我方未能充分舉證貨物同一性。在無法認定貨物同一性及產品質量關聯性的情況下,也不準許我方的現場勘查申請、貨物與模具圖紙相符性鑒定及質量鑒定,最終駁回了我方的訴訟請求。

  此類案件中,舉證責任分配成了案件審理的關鍵,多數案件的舉證責任分配決定著案件的勝負。

  貨物同一性案件的審判現狀

  此類案件中的國內工廠多數會以貨物同一性理由抗辯,多數法院將此問題的舉證責任全部分配給外貿公司,絕大多數案件因外貿公司無法充分舉證而敗訴。

  在歐洲商業貿易公司與上海納祥實業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寧波康力玻璃有限公司與寧波麥田電器有限公司定作合同糾紛以及滄州銳天管件制造有限公司與UGRINEKS國內外貿易有限責任公司國際貨物買賣合同糾紛中,法院均“一邊倒”地將舉證責任歸于外貿公司。一旦外貿公司舉證不力,法院為裁判的便捷性,忽視現場勘驗及質量鑒定的證明力,直接以同一性無法認定為由,不進行任何現場勘驗及質量鑒定,直接駁回外貿公司的訴訟請求,致使案件事實無法查清,外貿公司面臨著巨大的訴訟風險。

  法院的傾向性意見導致本通過雙方舉證、法院調查可以查明的事實無法查明。

  貨物同一性案件中的舉證責任研究

  “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裁判理念要求法院以當事人提交或其自行調查的證據為認定事實的依據,法院根據舉證責任規則要求當事人為其主張提供證據。

  (一)舉證責任的含義

  舉證責任是當事人就訴訟上的特定待證事實,根據舉證責任分配規則,為滿足法官形成某種內心確信而負擔的相應責任。若當事人無法提供證據,則需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

  外貿質量糾紛案件中貨物經歷國內生產、出口國外、國外驗收或使用等多個環節,涉及國內生產商、出口商、外商等多個主體,法律關系復雜,加之《民事訴訟法》對舉證責任分配的規定尚不完整,導致在具體案件中如何分配舉證責任經常發生爭議。

  (二)貨物同一性案件中舉證責任的分配模式

  1.“誰主張,誰舉證”模式

  我國《民事訴訟法》第64 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在“誰主張,誰舉證”的模式下,國內工廠主張貨物同一性抗辯,即國內工廠應當舉證說明爭議標的物并非當初其提供的產品。

  由國內工廠進行產品的同一性抗辯舉證更加公平合理,更加符合舉證責任的一般原則,舉證難度低。一般來說,國內工廠生產后一般會保留圖紙、模具、批次、型號、原材料、工藝標準以及雙方溝通過程記錄等,或者留存部分樣品,將爭議標的物與其所屬產品進行對比或鑒定,有利于查明事實真相,且其舉證難度較小。

  但是,此種舉證責任分配往往將產生“道德風險”。由于出口產品的樣品、圖紙、模具等處于工廠的控制下,若該工廠對涉案的圖紙、樣品等“稍動手腳”,雙方又不存在其他約定,外貿公司往往將處于更加被動的地位。

  2.“誰控制,誰舉證”模式

  此種模式是法院在外貿糾紛案件通常采取的,由貨物的控制者承擔貨物同一性的舉證。具體來說,自工廠交貨后,貨物的倉儲、報關、出口及運送均由外貿公司全程負責跟蹤聯絡,雖非其直接控制,但較工廠而言產品更接近于外貿公司的控制,故法院往往采取此模式。

  但此種舉證責任分配方式使外貿公司面臨著巨大的風險,具體來說:

  第一,有限的交貨期限使外貿公司在交貨前難以充分檢驗。因交貨期問題,多數外貿公司沒有充分的質量檢驗檢查時間,更有甚者未經檢測直接出口。再者,很多問題需經過專業檢測才能發現,例如涉及外觀之外的技術指標等內在問題,在交貨時間緊張時難以進行充分的質量檢查。

  第二,高額的包裝成本以及全面驗貨所需時間及財力成本迫使外貿公司選擇抽檢的方式。在無特殊約定時,抽檢結論是否具有代表性容易引發爭議。第三,由于國際貨物買賣往往采用海洋運輸方式,歷時長,環節多,其中實際接觸產品的主體復雜,要求外貿公司全方位舉證通常難以實現。

  因此,在“誰控制,誰舉證”的舉證方式下多數法院直接將全部的同一性舉證責任加之于外貿公司的 “一邊倒”式的舉證責任分配明顯不合理。

  貨物同一性的舉證應適用“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

  (一)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的含義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73條規定了“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雙方當事人對同一事實舉出相反的證據,但都沒有足夠的依據否定對方證據的,人民法院應當結合案件情況,判斷一方提供的證據的證明力是否明顯大于另一方提供證據的證明力,并對證明力較大的證據予以確認。因證據的證明力無法判斷導致爭議事實難以認定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舉證責任分配的規則作出裁判。”據此規定,雙方當事人對同一事實舉出相反證據且都無法否定對方證據情況下,證明力較大的證據所支持的事實具有高度蓋然性,人民法院應當依據這一證據作出判決。

  (二)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在認定貨物同一性問題上的適用

  法院在審理同一性問題時應綜合考慮實際情況,由雙方共同承擔舉證責任。若將舉證責任全部分配給工廠,工廠因無法得知整個產品流轉過程難以承擔;若將舉證責任全部分配給外貿公司,因貨物并非其全程直接控制,經歷多環節、多方主體,甚至已達終端、消費、使用,往往難以單獨證明貨物同一性問題。

  因此,在認定過程中,法院應當結合“高度蓋然性”的證明原則判斷證據證明力并予以確認,由雙方共同承擔各自的舉證責任,根據證據本身的證明力、交易習慣、產品特性、國際貿易合同特性、鑒定結論、現場勘驗結論來綜合考慮案件事實。    

  (三)最高人民法院在案件判決中適用了由工廠和外貿公司共同承擔貨物同一性舉證責任,適用了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

  在最高人民法院判決的深圳市三諾電子有限公司與深圳市興耀達電子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中,重要的爭議焦點為涉案貨物同一性的問題。

  最高人民法院審理后認定:“從時間上看,三諾公司購買變壓器后進行組裝再運往德國,時間比較吻合,興耀達公司雖質疑產品是否為其生產,但對于在當時雙方存在的買賣關系并不否認,興耀達公司亦沒有證據證實在當時三諾公司還向其他廠商購買了變壓器產品;從產品的外觀上看,被退貨的2.1音箱上貼有興耀達公司的標簽,興耀達公司確認其生產的產品貼有標簽。”

  在本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將貨物的同一性的舉證責任分配給外貿公司和工廠共同承擔,在案件審理過程通過現場勘驗、鑒定等方式合理分配舉證義務,在判決中明確雙方對同一性均負有舉證責任,這既符合舉證責任中“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和外貿交易的特殊性,也更加符合公平原則,有利于更充分的查明案件事實,查明真相。

  外貿公司在此類貿易中如何進行風險防范

  (一)盡量選擇長期合作工廠進行貿易

  長期貿易合作伙伴在公司誠信問題上雙方熟知,在產品質量了解更深入,有利于從根本上預防糾紛產生,在可能出現風險時也可以及時預防,且長期的貿易往來關系,特別是同種產品貿易往來,有助于同一性認定。

  (二)貿易時封存樣品或對樣品進行公證

  雙方封存樣品或進行樣品公證是預防同一性舉證風險有效方式。糾紛時將爭議商品與所封存樣品進行對比鑒定,是比較直接有力的證據。

  (三)從產品本身出發固化證據

  可以約定由工廠在其產品上注明生產廠家、批次、生產日期等有工廠信息的標志或其他能夠辨識貨物來源的標記。

  (四)及時提出質量瑕疵異議,并保留相應記錄

  一旦發現貨物質量問題,應第一時間通知生產廠家,發出“產品質量瑕疵通知”,保留與外商的溝通過程中的文件、證據等并要求工廠驗收確認。

  (五)明確驗收標準

  若外商對貨物質量有明確要求,外貿公司還可與工廠單獨簽訂質量協議,約定所供產品應當符合最終銷售地的進口標準與銷售標準,對特定物的驗收要注意保留原始圖紙等證據。

  (六)延長檢驗期限及質量異議期

  外貿公司與工廠之間應當事先約定檢驗的期限,并在約定期間內及時檢驗或提出異議。由于此類案件涉及多方主體,雙方應對檢驗期限及質量異議期適當延長。

  (七)事先約定委托處置方案

  雙方在購銷合同中可明確約定,“一旦外商退貨,外貿公司及時通知工廠相關事宜后,工廠委托外貿公司對貨物進行處置以最大程度的降低損失,并對該處置行為予以認可”,或者約定“若工廠在收到通知后限期未予回復,則視為默認外貿公司的處置方案與處置行為”,以防日后國內工廠以外貿公司處置方案不當,對擴大的損失有過錯等理由進行抗辯。

  (八)糾紛出現后由專業的審計機構進行損失認定

  委托審計機構出具專業《審計報告》以證明經濟損失在最高人民法院判決的深圳市三諾電子有限公司與深圳市興耀達電子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中得到認定,值得借鑒。

  (九)提高外貿公司的風險防范意識

  (十)注意對外商進行資信調查以防止惡意索賠

  總之,外貿質量索賠訴訟可謂十個案件九個案件敗訴。對此類案件的舉證責任分配應考慮到案件的特殊性,不應苛以過高的舉證標準。生產制造業作為國家的重要支柱產業,應大力扶持。司法價值的考量不能僅進行片面地保護,更應在司法裁量中促進“中國制造”品質提升,以促進生產制造業的騰達。



責任編輯:李軍委




曾道人精选六肖 用蘑菇折怎么赚钱吗 pt平台娱乐 美女捕鱼游戏技巧 土豆路由器赚钱 管家婆论坛3肖6码中特 中国象棋怎么玩口诀 赌大小单双的技巧规律 奔驰宝马游戏机说明书 抢庄牌九玩法 连挂也稳赚的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