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精选六肖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文版 >> 文化建設 >> 散文隨筆
坐著火車去西藏
作者:浙江震舟律師事務所 林婉君   日期:2018-08-16    閱讀:1,720次

  趁微風不燥、趁陽光正好,是否應該走一段從未走過的路、去看看曾經在夢中出現過的寧靜蒼穹?每個人的內心深處,或許都在期待一場觸及心靈的旅行。凡塵俗世中,快節奏的生活像一張巨大的網,而短暫的假期,尤如鋒利的匕首,能生生地把它割開一道縫隙,讓我們自由呼吸。

  有人說,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那么肯定還有日后的茍且。so,我們更需要詩和遠方。

  西藏,有詩!西藏,夠遠!所以,我要去西藏。

  人一輩子總要去西藏走一遭,哪怕是“遭罪”的一遭,也要勇往直前。雪山、湖泊、轉金筒、喇嘛廟、飄揚的五彩經幡、還有質樸藏民臉上的那一抹高原紅……,西藏的每一個元素都讓人神往。西藏是驚艷的,它有太多神秘而又讓人著迷的地方,而與我們看慣了的煙雨縹緲的江南,將會有多大的不同?期待又期待!習慣了答辯狀、代理詞的格式,是否能一鍵重啟華麗詞匯,以記錄旅行的點滴美好?

  悸動的心開始各種攻略。

  當要求掌柜的推薦一本書以解旅途之乏時,他毫不猶豫地給了我《西藏一年》一書,飛機上,惡補。

  震舟律師團一路向西。為了適應高原環境,減少高原反應,我們的第一站是海拔2000多米的西寧,還好,無恙。中國最大的咸水湖——青海湖將在我們面前揭開神秘面紗,雖天公不作美,但飄落的雨滴絲毫澆不滅小伙伴們的熱情。瞧,我們的鮑小咩&沈姑娘,此時她們不再是職場小麗人,而是青海湖邊歡快的舞者、青藏公路上躍動的精靈。

  還沒到西藏,沿路已領略了文成公主當年經青海進藏留下的歷史痕跡。我們無法妄自揣測當初芳齡16歲的文成公主,身負和親使命遠嫁荒蕪之地時是喜是悲,但若能知曉其澤被后世之舉能讓萬民敬仰,心中是否會稍加釋懷?

  坐上綠皮火車,我們的西藏之旅才算正式開啟。始發西寧的火車,途經格爾木市、昆侖山口、沱沱河沿、翻越唐古拉山口,進入安多、那曲、當雄、羊八井,終點拉薩,全長1956公里。雖然“震舟”大小伙伴們一年一游,但22個小時在火車上同吃同住還是第一遭,進藏的熱情,在打包的牛羊肉和青稞酒中洋溢開來。酒足飯飽,王胖胖的呼嚕聲,為夜行的火車增添了些許節奏感……

  迎著晨曦,我們在“況且況且”的火車中洗漱,隨著海拔升高,個別小伙伴開始出現不適癥狀。接近唐古拉山口時最高海拔5072米,任我們怎么言之以吳儂細語、行之以婷裊碎步,高原反應還是不請自來。小伙伴們有嘔吐的、流鼻血的、吸氧的,除此之外,能歪歪嘰嘰靠在鋪位上,算癥狀較輕的了。堅持就是勝利,大家相互打氣,沿途的雪山、湖泊,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草原美景,似乎讓我們的高原反應減輕了不少。

  終于到達拉薩,日光城的美名真不是蓋的,晚上9點半夜幕才悄然降臨。洗個澡美美睡一覺,精力才會更加充沛!

  身臨其境,紅山上的布達拉宮不再是人民幣上的抽象圖案,隨處可見的藏民,不停地搖著轉經筒,也搖著他們對來世的期待。倉央嘉措,曾經入駐布達拉宮的雪域之王啊,如果有輪回,你是否只愿做流浪在拉薩街頭的最美情郎,尋一女子,吻你之眸,遮你半世流離?因為有了倉央嘉措,作為藏傳佛教圣地的布達拉宮,似乎多了一份詩意。

  大昭寺,因供奉有文成公主從長安帶進西藏,目前為止世界上保存完好的釋迦牟尼十二歲唯一等身佛像而聞名世界,也是藏民一生必須朝拜的圣地,寺外隨處可見叩長頭的藏民。作為普通游客,我們只能站在隔離欄外遠遠朝拜,當我們帶隊領導以普陀山信徒名義請求進入釋迦牟尼佛像內殿參拜時,理所當然地遭到管理人員的堅決拒絕。隨后,我們一行人進入到藥師佛處參拜。這時,人群突然開始涌動,原來一群藏傳佛教大師前來開啟佛龕給藥師佛像添描金粉,我們激動地對著佛像虔誠行禮。當添描金粉完畢,大師竟然允許我們帶隊領導關閉佛像門,而我們帶隊領導“得寸進尺”,又折身返回釋迦牟尼佛像外殿,不知是管理人員被他的真誠所感動,還是剛才藥師的佛力加持,管理人員竟然同意我們進入內殿,近距離參拜釋迦牟尼等身金像。地陪導游得知后,驚訝地說她從事導游多年,也未曾享有進入內殿的禮遇。這是何等的殊榮啊!

  西藏旅游,用“眼睛上天堂、身體入地獄”來形容似乎不為過。還沉浸在火車過唐古拉山口的高原反應后怕中,我們卻妥妥地觀賞了羊湖和海拔5000多米的卡若拉冰川,只能感嘆人的潛力無限。當年紅極一時的《紅河谷》,即是以羊湖和納木措為背景,大巴車上重溫電影,不一樣的感受。

  納木措的天空藍得如此純凈,美得令人窒息,白云似乎近在咫尺,一觸手即能扯下一片,冰雪中搖曳的格桑花如此倔強地盛開著,湖面飛翔的紅嘴鷗傳遞著祥和。小伙伴們已完全融入湖天一色的雪域高原風景中,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進藏前,曾聽聞體質越好、高原反應越強。進藏后,導游說,西藏是一個免費體檢站,如果高原反應強,則意味著身體在示警。結束行程之前,突然有一種沖動,想挑戰自己的身體極限為此次的西藏之行留下永遠的紀念,偶遇晨起散步的帶隊領導,于是,60后&70后,在拉薩河邊、在雪山下,以744的平均配速跑完了2.63km,一個漂亮的矩形,一切安好!留守的90后馳哥幽幽感嘆:“你們年輕真好!”

  返程的飛機上,重新翻閱《西藏一年》,似乎有了更多感悟。作者以八個不同身份藏民一年的生活為主線,描寫不為我們所熟知的天葬、喇嘛、宗教,甚至兄弟或父子共娶一妻的風俗等,也算是彌補短期旅游的遺憾。

  西藏,不是神秘莫測的香格里拉,也不是等待被救贖的荒蠻之地。如同騰在半空稀薄的氧,是為驅逐心中紅塵的雜,留下一世清涼……



責任編輯:李軍委




曾道人精选六肖 股票分析师微信头像 做小说写手赚钱吗 软件协议书范本 老虎机游戏免费下载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真人斗牛 菜场卖菜赚钱吗 竟采比分网 北京pk赛车2期计划软件 ktv转盘游戏规则